当前位置:糖果派对网站网址
糖果派对网站网址
  • 门诊须知

  • 门诊出诊表

  • 来院路线

  • 电话查询

  • 【疫情防控我们在行动】感染性疾病科:“逆行”,就是他们上班的路

    添加时间:2020-02-11 09:02:15        浏览次数:429 次

            本网讯(陈思宇/文)感染病学专业,生来就注定要肩负着抗击传染病的崇高使命,但是,没有任何一个人,生来就注定要选择这个专业。“为防控,降低单一感染者传染力。”“为治愈,传染病患者不受歧视。”这是他们的回答。每遇公共卫生突发事件,“感染人”必然责无旁贷,和03年“非典”一样,在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的传染源、传播途径、传染性还不完全明确的时候,三附院“感染人”就已经冲到了抗疫第一线。


    640.webp.jpg




    “来发热门诊、隔离病房的机会,是大家‘抢’来的。


            1月24日(除夕),医院召开紧急会议,为全力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在感染性疾病科现有团队的基础上,扩充、组建发热门诊、隔离病房医护团队。加入这个团队就意味着最先、最近、最常接触疑似或确诊患者。接到通知的同时,在回家路上的感染科人员即刻掉转车头返回新乡。呼吸内科、全科医学科、消化内科、血液科、急诊科、重症医学科等科室迅速调配人员支援发热门诊。感染科护士长王蕾会上就收到了几十条来自全院各科护理人员的“自荐”微信,“我是党员”“我专业技术好”“我单身没家庭负担”,各种各样的理由充斥着手机屏幕,会还没结束,报名人数就已经超额了。科室原有人员也是“撵”都“撵”不走。按照统一安排,孕期、哺乳期医护人员可以抽调到其他科室,但是为了能留在一线,有人把孩子送回了老家,有人只能把孩子“寄放”在朋友家,护士刘春秀更是狠心给11个月的孩子断了奶。“抢”完留在感染科的名额后,大家又“抢”起了支援武汉的名额,护士谢晓娟立即取消休假第一时间报名,感染科副主任、第二党总支第六支部书记李长安妻子怀孕6个月却毅然报名,从生殖医学科调来的护士郝俊峰因专业不符合被拒绝后恳请护士长先报上名,“报了就有机会,不报就一定没机会”。非典老将医生刘淑媛说:“有这么好的团队,我们怎么会退缩呢”。


    640.webp (1).jpg



    “辛苦,但这是我们的职业!”


            为把物资省下来,留给去武汉的同志,不吃饭、不喝水、不上厕所、穿成人纸尿裤,能想到的办法都用了,护士李汝珂创下了12个小时一口水不喝的“纪录”,她讲起来是满满的骄傲,大家听起来却是满满的心疼。哺乳期的妈妈杨瑞坚决参与一线值班,24小时不能喂奶,乳房胀得石头一般疼痛难忍,却因穿着防护服,一直坚持到工作完成。身上是被防护服闷出的汗水,脸上是口罩勒出印子,鼻梁上是护目镜压出的淤青,手上是反复洗手留下的裂痕,诊室里是他们倚着墙都能睡着的身影。我能看到的辛苦,都被他们化成轻描淡写的一句,“我们应该做的”。很多人来医院就诊时,看到发热门诊、感染科,想到传染病都会“敬而远之”,恨不得绕道而行。但对于感染科的医护人员,每天都要面对传染病患者,“逆行”就是他们上班的路。


    640.webp (2).jpg



    “说一点儿不害怕,那是假的。


            2月5日,隔离病房确诊了一名患者,护士长留意到负责这名患者的护士,在进入隔离病房前深吸了一口气,在走出病房后又长舒了一口气。护士长王蕾:“他们都是90后的年轻孩子,说一点不害怕,那是假的。但是没有人退缩,没有人说‘我不去’。我曾经问他们为什么留在这儿,他们说,不都是治病救人吗?治病救人还能挑地方?”“其实最怕的还是回家感染到家人,父亲有慢性气管炎,一喘,我就害怕,孩子又还在哺乳期...如果因为我感染上,我真是对不起他们,但是我要和我的团队在一起...”。工作的疲劳其实远比不上心理的压力,一边是职责所系,一边却是情之牵挂。



    640.webp (3).jpg



    “我觉得我们科每个人都在发光,我也在发光。


            从疫情一开始,科里的医护人员就收到了各种暖心的短信,有来自同学朋友的,也有来自以前的患者的,叮嘱他们注意防护,为他们打气加油。还有一条来自老父亲看似无情的短信:“人家都冲到武汉了,你咋还没去了?赶紧去吧!我们都没事昂,就是你儿子(1岁)比较麻烦,不过他是个男人,皮糙肉厚,我们能收拾得了他”。还有的小区禁止所有车辆进入,却为医护人员留下专用车位。“一直以来,我都觉得我只是做了该做的事情,但看到科里的人、整个医院的人都这么勇敢有担当、看到社会对我们的赞扬和支持,我觉得这是群众最需要我们的时候,是我职业生涯最光辉的时候,所有辛苦都是值得的,我觉得身边的人都好可爱,我觉得很自豪,我觉得每个人都在发光。”


    640.webp (4).jpg

    “我们彼此信任、彼此依靠。


            在感染性疾病科,一个人穿防护服、隔离衣,就会有一群人一起给他检查,生怕哪点儿有疏漏。每个人对自己的要求也极其严格,“我不能因为自己的疏忽,让枪口朝向我的战友。”

            医生窦芊:“关键时候,我们这些老医生就要带头往前冲,后面的孩子们就会学着你往前跑,他们相信我们,我们就要做正确的示范。”

            护士长王蕾:“我们这些科里的‘老人’是孩子们的主心骨,我们乱了,孩子们就慌了;我们医护人员是患者的主心骨,我们慌了,患者就怕了。”

            主任赵巍峰:“恐惧,每个隔离病人都有,心理安慰是每天查房、护理的必备。5号确诊的那个患者转走时把汽车钥匙留给了我们,让我们消消毒,说是放心我们的专业处理,等他出院了再来开走。”“信任,是战胜病魔的基础。”

            感染性疾病科:“特别感谢信息科连夜给我们新隔离病区走线,感谢医学装备部到处给我们找物资,感谢放射科、检验科等等所有科室的支持和帮助。在院领导的指挥下,在各个部门的协调支持下,咱们一定能打赢这场疫情防控阻击战!”


    640.webp (5).jpg

            与医护人员的付出相比,文字总显得苍白无力,但是2020这场战“疫”中,每个人、每件事、每个画面、每个点滴都值得被记录。最后,想用护士冯新霞的一段话作为结束。

            “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想生活恢复正常,我想亲亲抱抱我的儿子,想让我女儿今年的高考正常、圆满;我想看到我们的病房楼继续开工,一层一层盖好;我想看到我们的国家继续蓬勃发展,我特别特别喜欢习大大和彭妈妈。”

            2020不能重启,新春的美好愿望或许不能如期,但终将实现。

            护士冯新霞儿子:“我们的国家生病了,我的爸爸妈妈都在和病毒打仗,我希望他们能赶紧把病毒打跑,这样他们就可以抱抱我,亲亲我了。